首页 > 军事 > 评论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岩层深处的青春战歌

岩层深处的青春战歌

——记火箭军某工程旅二营副营长沙子呷

■本报特约记者 李永飞

“当兵了,终于走出了大凉山,没想到却走进了一座座比家乡更大更偏的深山。”近日,火箭军“唱响新时代战友之歌”主题报告会上,一位身材魁梧的上尉军官用沙哑的嗓音倾诉心声。

这位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汉子,就是火箭军某工程旅二营副营长沙子呷。他一米八的个子,浑身肌肉,一只手就能拎起百十斤的重物,一副沙哑的嗓子,让他在人群中更为特别。

原来,沙子呷有一次得了百日咳,正赶上工期吃紧,病还没好利索就上了阵地,粉尘弥漫呛得他咳嗽不止,再加上各种机器轰隆作响,他只能扯着嗓门指挥施工,结果就落下了这副沙哑嗓。

导弹工程兵的苦与乐,在沙子呷的讲述中慢慢铺展开来。

为导弹“筑巢”,施工在哪、何时完工、转战何处……导弹工程兵脚底之下标注的尽是共和国的神秘坐标。这些坐标,大多在人迹罕至的高山深壑,方圆数十公里没有人家,毒蛇野兽经常出没,别说手机找不到网络,有时候就连电视都很难正常观看。

那年春节,沙子呷的爱人莫小梅从老家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了驻地,距离沙子呷施工的地方还有200多公里。当时正下大雪,下了出租车又上三轮车,莫小梅换乘多种交通工具,辗转来到最近的镇上。

此时此刻,沙子呷正带着官兵进行施工会战,莫小梅只好暂且在镇上宾馆住下。直到第二天晚上,沙子呷才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十几里山路,冒着风雪到镇上接她。夫妻俩见面的那一刻,委屈一下子涌上莫小梅心头……

山高路远并不可怕。走进岩层深处的施工阵地,考验才真正到来。

回忆起自己第一次上阵地施工,沙子呷说,面对怪石残岩、震耳欲聋的机械轰鸣、呛人心肺的油烟粉尘,心里直打怵,即便戴着防护口罩,仍被呛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两腿也不听使唤。

网友评论

条评论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熊猫网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熊猫网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备案号:辽ICP备18014915号

联系我们|glam-d.com 熊猫网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